图片 1

如果把合盘贷比作一部正在高速路上行驶的汽车,陈志生就是这部汽车的驾驶员,主抓战略方向,更多是关注仪表盘上的几个关键指标,当仪表盘上某个指标的指针有所偏离时第一时间进行提醒和追查,尽快纠正。

几乎没有人会否认,P2P正处于这个行业自开创以来最大的风口浪尖上。

短短几年时间,国内的P2P平台据说已突破2000家,整个行业在“一边生长”的同时,也出现了“一边死亡”的怪象。2013年国内倒闭跑路的P2P网贷平台达75家,今年上半年又有几十家被曝出跑路倒闭,由于众多P2P平台陆续出现问题,导致P2P行业一度被打上无准入门槛的标签。呼吁对P2P加强监管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作为一名P2P行业资深创业者,上海合盘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志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承认当前P2P确实存在乱象,但也认为部分人士对P2P的指责有夸大之处:“其实很多人对P2P有一个误读,认为P2P行业门槛很低,几十万、几万甚至几千块钱买一套模板就可以干,目前来看,但凡真这么做的那些P2P差不多都倒了。根据我们的经验,P2P行业的门槛不能说很高,但是也绝对不像有些人或部分媒体宣传的那么低,至少是中等水平,要有专业的人才加经验,还得有一定的资本,我们1300万的注册资本都不觉得很多。P2P行业的进入门槛看似很低,但实际上想要生存下去并健康发展的门槛却不低。”

在合盘贷之前,陈志生于2006年创办了上海合盘实业,主做资产管理业务,在几年的运作过程当中,通过与客户的接触,他发现小微企业融资困难重重,于是,经过充分的市场调研和数据分析,合盘实业于2012年创办了合盘贷P2P平台,自成立至今运营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陈志生创新性地提出了“P2P运营仪表盘”的理念。这个理念是怎么提出的?到底什么是P2P运营仪表盘?这个仪表盘都有哪些作用呢?

P2P是商业模式,而O2O是风控方式

去年以来,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以燎原之势迅速普及,前几年业务模式一直未被官方正面肯定的P2P网贷成为了其中的主力军。但长期以来,P2P平台的风险控制问题备受市场的诟病,始终是热议焦点。理论上,P2P应该是一种纯线上网贷平台,不涉及线下业务,但P2P进入中国后,很快有点水不服,主流P2P立即转向线上线下相结合的O2O模式,并很快被同行争相模仿采纳,典型如有利网和开鑫贷。

为什么O2O更适合中国国情?陈志生的解释是:“中国的国情与美国、德国等不同,征信体系不够完善,纯线上信用审核的业务,面临巨大的数据来源阻力和风险因素,而且现在有很多对个人信息进行包装的中介机构,包装后的信息很难辨别真伪。”正是由于这些客观原因,很多业内人士对纯线上平台的风险表示担忧,这也是导致多数P2P平台采取O2O模式的原因所在。陈志生表示,“在中国做纯线上平台除了有征信体系的障碍,还会受到IT技术普及程度的影响。很多中小微企业老板一是很忙,二是年龄偏大,缺乏精细化电脑操作技能,不愿在线提交贷款需求。如果我们不去线下开拓业务,将会把很大部分的客户排除在外。”

做过P2P的人就会知道,O2O绝不只是一个时髦概念,而是一种“接地气”的服务。线下服务的意义,一则可以帮助寻找客户,二则通过实地征信,可以把风险尽量降低到最小。关于P2P和O2O的不同,陈志生有一个极其精辟的观点:“P2P是一种商业模式,而O2O是一种风控方式。”从某种角度而言,信用评审数据系统的分散和长期缺位,是导致很多P2P平台选择O2O业务模式的根本原因,本质是风控能力的欠缺,而线下实地考证能很大程度弥补这一缺憾,从而成为P2P目前最现实的风控选择。在陈志生看来,O2O是一种非常好的展业方式,至少在未来几年都特别适合小微金融。

为什么国际通行的纯线上P2P,一到中国就必须经过O2O改良呢?陈志生认为,中国的普惠金融之所以不发达,是因为引进国外的微贷技术太晚、太慢,而且没有掌握好服务小微的方法论。为此,近年他陆续走访了德国、英国等国外机构,对银行、P2P、贷款公司的微贷技术等进行了考察,经过长时间的走访学习,陈志生对微贷技术有了深入的理解,并将国外的先进理念和做法引入合盘贷,使其从产品、风控、IT等方面形成了与其他P2P平台较大的差异,他表示,“目前国内真正掌握微贷技术的P2P平台不是很多,即便是掌握了一些微贷技术,大多也是脱胎于银行的经验,所以国内的很多P2P平台主要还是为那些比较好控制风险的工薪族提供服务,毕竟这部分客户的工资流水、税单等信息是比较清晰的。”

那么什么叫微贷技术呢?陈志生举例说,微贷技术主要体现在细节上,比如产品的差异化,风控的专业性,以及IT技术的先进性。基于合盘贷的普惠金融战略方向和对市场的判断,陈志生将服务对象主要锁定为贷款规模在10万-50万的小微企业,同时服务一些工薪族,不跟有规模优势的银行抢客户。陈志生说他曾考察过石家庄一家小贷公司,发现这家做了四年的小贷公司,80%的客户居然是进城的农民个体户,平均放款额度在十几万,而这些毫无征信记录的个体户几乎是银行的空白,这家小贷四年来做了几千农民客户,坏账只有两户。这让他深受启发,“普惠金融最基本的理念就是覆盖一些银行金融不能服务的领域,成天跟大金融机构抢生意,不是小微金融家应该做的事。”

建信贷工厂,避道德风险

O2O式P2P也好,微贷技术也好,说到底,就是控制风险,尤其在P2P广受质疑的今天,良好的风控体系事关P2P的生死存亡。在这方面,合盘贷具体又是怎么做的呢?

陈志生的回答是走“信贷工厂模式”。因为P2P的风险主要来自于贷款客户本身的风险控制、网络安全以及员工的道德风险等几个方面,“经过系统调研和数据分析,出于风险、效率、成本等方面考虑,我们选择了信贷工厂模式。”陈志生说,“服务小微,不是一句空话,要有一些方法论。这个方法论是基于大数原则提出的,如果客户基数大了,不用信贷工厂模式而主要靠信贷员的力量,放贷效率一定跟不上需求,同时公司在信贷员的人才培养方面也会跟不上。”

那么这个信贷工厂模式是怎么运转的?“通过专业化分工,多人交叉验证,将整个放贷流水线从贷前、贷中、贷后进行全方位覆盖,贷后定期回访,将互联网网络安全、信贷技术的信贷安全、员工道德风险三方面制度化,将所有工序标准化,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样就既能有效地控制风险,还能提高效率,更重要的是能够大大地降低运营成本。”

信贷工厂模式的作用,在于很好地规避传统放贷模式的道德风险。在传统的放贷模式中,信贷员对客户的业务流程要非常清楚,既要会看流水,又要会看征信报告,还要会分析财务报表,而且还要从各个渠道搜集客户的正负面信息,做面审的时候还要对客户的言谈举止进行判断,最终再把这些结论综合起来给出一个授信建议。整个流程,对信贷员的要求非常高,这里边存在一定的风险:一旦这个贷款客户跟信贷员关系很好,他只要搞定信贷员一个人便可拿到贷款。“建立信贷工厂模式后,员工就像工厂工人一样执行流水线式的放贷流程,能有效规避这种道德风险,因为每笔贷款都要有流水线上的四五个人签字确认,一条线有好多人牵制,客户想要搞定整条流水线上的人是非常困难的。”陈志生说。

对此,合盘贷副总经理杨琨也表示赞同。他说,采用信贷工厂模式后,首先公司的风险管理做得更好了,因为很多流程和方法都进行了标准化,类似产品工厂的流水线作业,信贷员、风控专员等就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只要客户满足某款贷款产品的要求,就可以授信发放,减少了调整的空间,较好地实现了规模化、批量化发展;其次,专业化分工提高了效率。比如实地征信,一个尽职调查专员可以专门跑某一个片区,甚至就住在那个片区,调查中实现路线最优化,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最后,流水线式的专岗专责制使公司的整体运营成本大概节约了50%,特别是在人员招聘、人才培训等方面的费用大大降低。

把KPI指标当风控仪表盘

如果把互联网金融行业比作拥有众多车型的汽车大卖场,那么陈志生在其中选择做P2P平台就相当于选定了自己想要的车型,而合盘贷在P2P平台的几种业务模式中选择线上线下相结合的O2O模式则相当于在拥有几条车道的高速路上选定了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条。既然经营P2P平台像开车,这车应该怎么开?怎么控制起步停车,何时加油,何时又该踩刹车?

陈志生的回答是:把KPI指标当仪表盘,让它们告诉风控人员,何时该对P2P这辆车采取动作。“我对IT团队提出了一个需求,要他们做一个P2P运营仪表盘,将仪表盘上的数据指标搭建好,以便在平台高速发展的时候,可以去动态关注它的运行情况。”这个仪表盘的思路是他在开车的时候想到的,他举例说,“我们在开车上高速的时候,核心KPI就是有没有超速,看仪表盘上的速度指标就可以了,如果没有这个指标,我们不知道有没有超速。其实P2P平台也是一样的,大家都在高速发展,一年翻三五倍,你怎么知道发展得是不是太快了?会不会开到一半没有油了?”

陈志生做过八年IT工作,在上交所工作的时候负责数据仓库,对数据非常敏感,为此,合盘贷组建了一个强大的数据抓取和分析团队,专门负责生成“P2P运营仪表盘”。根据陈志生的规划和要求,这个仪表盘上要有很多的指标,而且这个仪表盘还要按部门来分,不同部门的仪表盘指标是不同的。比如风控总监主要关注风险,要看的指标可能会有20个甚至更多;人力资源总监主抓人力,也要看很多指标,像人才招聘数量、人才流失率、人才培养等。

如果把合盘贷比作一部正在高速路上行驶的汽车,陈志生就是这部汽车的驾驶员,主抓战略方向,更多是关注仪表盘上的几个关键指标,像放贷速度、投资人增长速度、不良贷款率等,当仪表盘上某个指标的指针有所偏离时第一时间进行提醒和追查,尽快纠正。这些不同部门不同岗位的不同指标,一方面代表着其运行是否正常,另一方面,也是对其进行考核的核心KPI。“我觉得‘P2P运营仪表盘’这个理念很适合我们,因为我们采取信贷工厂的模式,已经把整个业务流程进行了细致的分工,且每个环节都进行了标准化,所以针对不同岗位可以很方便地用不同的KPI去衡量,既可以保证工作不会跑偏,又可以避免人浮于事的现象出现。”陈志生对自己所提出的这一理念颇感骄傲。

每天路上开车的人有千千万,但能够将企业运营与汽车仪表盘的各项指标进行联想并结合的,恐怕还只有陈志生一人,他凭借自身多年的IT从业经验及对数据的敏感所提出的“P2P运营仪表盘”理念,不仅对合盘贷意义非凡,对整个P2P行业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深接地气,又快又稳发展

P2P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典型代表,互联网特性明显,业务规模与平台用户数息息相关,2013年以来越来越多的P2P平台利用自身的优势和渠道资源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争抢优质的投资者和借款人。在市场开拓方面合盘贷从不盲目跟从,在哪些地方展业或者开发客户都以调研为驱动,陈志生认为,任何市场都要进行调研和分析,分析它接下来会不会爆发预期风险,他甚至会有些城市亲自去做调研。目前,合盘贷在杭州已经开设分公司,4月18日上海人民广场以及上海徐家汇(002561,股吧)两个分部同天开业,今年第二季度将重点拓展南京、成都、广州、厦门等几个地方的市场,未来将陆续在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开展优质借款客户的开拓和当地信用风险审核工作。

当被问及为何优先选择这几个城市作为主攻市场时,陈志生回答说,“这些大城市有庞大的客户群体,而且人才队伍容易组建,不管是风控人才还是其他方面的人才都能迅速集结,一旦在这些城市设立一个信贷工厂的分支机构,便可以将服务辐射到周边地区,所以我们优先选择这种区域中心城市,然后把服务下沉到三线、四线城市,真正地做到接地气,每个营业部服务周围10平方公里内的小微企业是没问题的。”

P2P企业拓展用户可能相对容易,然而如何将这些人长期留在平台成为忠实用户则是个更大的挑战,在产品、风控、投资收益以及放款效率等方面都需要具有一定的竞争力。目前,合盘贷从工薪族到个体户、小微企业的全产品线共有五款产品,为保证在每个地方都有生命力,当这些产品推向不同市场时,都会进行差异化处理,使其更适合当地的市场需求,陈志生说,“当你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去改变市场的时候,只能改变自己去迎合市场的需求,斗智不斗勇。”对此,杨琨补充道,“我以前在招行做过几年的数据分析,积累了一些经验,有时候同一款产品很多公司都没有做好,但当我分析它的产品特性、风控措施的相关数据之后,觉得我们是能做好的,而且事实上我们确实做好了。所以,并不是说别人做不好的我们也一定做不好。”据了解,除了工作中定期、不定期地召开会议对产品进行分析优化外,每个季度合盘贷都会对产品进行一次较为深入的数据分析,做出相应调整后再去跟踪效果,与此同时对信贷工厂流程中的贷款产品审批环节和守则做到每半年至少更新一次,以确保效率达到最高,成本降到最低,做好风控的同时给投资者提供更高的收益。

合盘贷这辆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它的速度虽然跟很多同业的发展速度相比不算快,但在陈志生看来,已经比较快了,他说,“风险管理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变量就是速度,快不代表好,又快又稳才叫好。为什么高速公路要限制120公里的时速?即便不限速,也不代表你能时速200公里,换句话说,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当你的时速真到200公里或者更高的时候,只能到赛车道上去跑了,一不留神就可能会出事。所以我们求稳,而且稳并不代表慢,就像是高速公路的限速一样,要经常观察,保持警惕。”作为这辆车的驾驶员,陈志生在开车的时候始终关注着仪表盘上的三个指标,一个是放贷的速度,一个是线上投资人的增长速度,还有一个是贷后的不良率是否在可控范围,一旦哪个指标发生偏离就踩一下刹车,看看是不是需要去修车或者去加油,如果这三个指标都没问题就握稳方向盘大胆地继续向前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