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梁振君 易建阳 特约记者 黄青文 通讯员 祁昌平

“听说农场要给我补发21个月的离退休职工的生活补贴,总共420元。”4月16日中午,在新星农场场部办公楼休憩的退休工人冯春妹晃了晃手中的退休证说,“拖欠15年了,没想到今天得到解决,听说有两千多人享受到这种待遇。”

79岁的退休干部何燕嵩很激动:“没有改革,就没有这些大实事、大好事!”

推动部分农场移交属地市县管理,这是省委、省政府关于深化农垦管理体制改革的重大战略决策。作为第一轮移交属地管理的农场,改革的春风涤荡新星各个角落。

“属地化改革不仅锤炼了干部作风,同时惠及民生、凝聚民心。只有农场职工群众的民心真正融入,新星才能融入保亭发展大局,两者才能携手并进。”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县长彭家典说。

改革锤炼干部作风

改革从不是一件易事。对步入“第二攻坚期”的农垦管理体制改革而言,突破属地化改革的藩篱尤为艰难。

早在2011年2月,省农垦总局与保亭签定协议,正式将新星农场成建制整体移交后者管理。新星农场场长蔡伟平说:“协议签订后,由于一系列问题尚未理顺,新星犹如挂在空中,两边都靠不上。”

改革,已到必须强力推进的地步。

“改革磨合了两年多,但疙瘩多少存在着。”新星农场党委书记冯巧壮说,“这种状况直至去年9月才开始扭转。”

去年9月,省深化海南农垦管理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召开,10月省委、省政府下发相关指导意见,保亭及时调整工作思路。

据介绍,为推进属地化改革,保亭成立了8个由县党政领导干部为组长、200余名有基层工作经验的机关干部为成员的慰问走访工作组,深入场部机关、8个作业区、54个生产连队宣传走访,讲解移交政策,了解民生诉求,梳理发展难点,明晰发展思路,增强干部职工对改革的信心。

“每次工作组深入基层做群众思想工作,认真倾听并解决我们的民生诉求,这样的改革,我举双手赞成!”何燕嵩说。惠及民生凝聚民心

新星农场属地化改革的顺利推进,一个重要原因是“实现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得到最大多数人的支持”。

新星农场八区大保队有37户157人,离场部约8公里,数十年来一直缺水。“保亭很早就在想办法,2012年投资建水塔、铺设水管,从山上引来山泉水。”41岁的周进平说,“现在方便多了,干活回来,拧开水龙头就能洗澡。”

新星农场场部机关花园小区427户、1093人居住。农场财务科出纳陈正英告诉记者,过去小区没有围墙,也没有路灯,晚上很不安全,曾有人被抢过钱。她说:“划归地方管理后,保亭投资57万元安装了路灯,我们的安全感大大增强。”

这是改革红利惠及垦区职工群众的缩影。

“县委、县政府切实把新星农场纳入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统筹布局,加大民生投入,以实实在在的民生改善凝聚改革发展动力。”彭家典说。

除了保亭的帮扶,发改、国土、交通、农业、林业、水务等省有关职能部门也纷纷表态支持新星农场的发展。

“包括新星在内,移交农场投入建设的历史欠账较多,经济社会发展滞后,产业基础薄弱,需要持续加大扶持力度、填平补齐。”省发改委主任林回福表示,“我们力争在”十三五”期间使其在产业发展、社会事业、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等方面达到当地乡镇的平均水平。”

“从谋划推进农场发展到民生工程的陆续开建,各级政府和部门都给予我们巨大支持,改革带来巨大红利,民生工程凝聚民心。”老干部王进生由衷感慨道。

相关文章